温馨提示: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哦^.^

原标题:哲学圈最时尚的光头诞生了 | 知书No.130

2021年10月15日,是福柯诞辰95年。

这位出生于法国的哲学家和思想史学家,被历史学家布罗代尔评价为:“法国当代最光彩夺目的思想家,一位最慷慨大度的知识分子”。

1975年,米歇尔福柯刚刚发表完法学神作《规训与惩罚》,在法国成为明星知识分子,破格提拔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担任客座教授。他在美国知识界越来越受欢迎,吸引了《时代周刊》的关注。而后,全球掀起了“福柯热”。

现在,福柯的著作《疯癫与文明》、《临床医学的诞生》、《词与物》、《知识考古学》、《规训与惩罚》、《性史》等都有了中译本,中国读者对于福柯的热情依旧高涨。

福柯最著名的成就是对权力体系的分析与解构,这成为后来很多平权理论的根基,因此他被视为反思理性主义的后现代思想家中的领头羊。

福柯简直太受欢迎了,以至于连他标志性的光头搭配高领毛衣的服装组合,都成为知识圈的时尚。

福柯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魅力?

1.

从来如此,便对吗

鲁迅先生在1918年借一位狂人之口说出了这句著名的问句。而福柯给人类思考方式带来的震动,也可用这样一句话来概括。

福柯的《规训与惩罚》在出www.wengpin.cn版后,接到了法国评论界如下评价:

“读这本书,你感受到思想的震撼如狂风扫荡平原,摧枯拉朽,日月无光,福柯猛地揭掉世界的面具,让人们看清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然后他又若无其事地走掉了。”

在《规训与惩罚》中,福柯先是描绘了1757年的刑场一幕:一个弑君者被公开处决,五马分尸。接着画面来到19世纪,巴黎监狱中的犯人们不再被酷刑折磨,无论犯事轻重,都是按照监管所的时间表有规律的作息,劳动,唯有刑期时间上的不同。

从公开酷刑到隔离监禁,以有据可依、公正仁慈,取代任意专横、残暴严酷,从一般历史观来看,这不仅是社会的进步,也是人性的进步,更是人道的彰显。

没有人想过一个问题:我们向来如此,便一直如此吗?

于是,福柯站出来,告诉世界,大错特错。所谓历史进步,只是权力的自我调整,刑罚严峻性看似减弱,其实并没有,不过是将惩罚的对象从肉体变为精神,不再对其制造肉体痛苦却开始剥夺精神自由,不再折磨肉体却更注重于整肃灵魂。

福柯将进化后的权力称之为——“规训”。

从监狱到军队,到医院、疯人院,到工厂、学校,到每一个小群体,新时代的权力开始张牙舞爪对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细节进行规训。

福柯曾用一个极端的案例来解读生活中美化的权力。

1835年,在法国诺曼底的一个村庄里,一位20岁的青年皮埃尔里维耶冷酷地杀害了他的母亲、18岁的妹妹和7岁的弟弟。然后,在狱中,他写了一本回忆录,为整个可怕的故事辩护。

在皮埃尔里维耶从死刑,到赦免,再到自杀的经历中,法学和精神病学话语都试图将里维耶自己对其行为的描述笼罩在各种权力关系中,将他的声音边缘化为有罪的弒亲者或无罪的疯子。

而被判定有精神病的人,看似被解除了镣铐,接受药物等“人道”对待,但“逃脱了武断的处置,其结果是进入一种无休止的审判”,前者是赤裸裸的暴力,后者是假惺惺的伪善。

“我们无从反抗——既无法挥拳攻击空气,也无法抓着头发将自己拔离地面——甚至我们从未想到反抗,不是吗?我们心甘情愿被打上印记,被区别对待,被监视记录,被评估审判,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是美好生活的意义。” 福柯如此描述这个充斥着“规训”的世界。

当时福柯的思想在法国引起了剧烈的反响,大批知识分子跟随他纷纷加入左派,冲击法国警局,占领学校大楼,甚至有重演“法国大革命”的架势。

虽然这些行为都以失败告终,但福柯撕破权力面具的行为已经成功地震动了整个世界。

2.

将生命当做艺术品

福柯是一名“花哨”、另类的哲学家,这不仅仅是对他外在的形容,也包括他研究的创造性和对遣词造句的激情。

比如人人都知道福柯是同性恋,他也热衷于讨论他的性取向和对性的研究。

清华大学教授刘北成曾说:“在后现代理论中,福柯的表述的确是最激烈的,这和他的表述方法有关,他的书也好读,他的书基本都是畅销书。他也确有故作惊人之语之嫌,这有理论上的需要,也有策略成分。后现代理论中,他也是在方法论上最有创造性的。”

至于福柯在研究同性恋中讲的问题,其实不止是性、也是人际关系,正如他说监狱问题,其实谈的是纪律、是规训,说病人时,其实涉及每个人的处境。

他之所以被当成另类,甚至疯子,主要是因为福柯通过对规训、话语、权力、知识的考古式分析,表达了他对秩序、制度的反对,而现代性的追求之一就是秩序。

在福柯的旷世名作——《性史》中,福柯的视角开始从宏大历史社会观向个人、自我坍缩,“另类鼻祖”尼采式的哲学问题贯穿始终:我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我的?我为何要为做现在这个我而受苦受难?以及我如何成为自己?

甚至连福柯的死,也成了最“另类”也最受后人争议的环节。

1983年,艾滋病还没有被正式发现和命名,只是在美国的同性恋社区内,不断有人感染并死亡,见诸报端的描述将这种未知疾病称之为“同性恋癌症”。

同年,福柯持续不断的肺部感染和三天两头的低烧让他的主治医师怀疑他也得了这种未知病症,他告诉福柯,“这是一种全新的病症,我们能做的很少,现在甚至连确诊它也做不到,我们只能笼统地称它为——艾滋病”。

福柯在临终之际曾说:“至于那些病痛,那是上帝在嫉妒我,不用太过在意。”福柯死后,巴黎法兰西学院如此缅怀他:

“那是西基尔的永恒的光,

他在巴黎麦秸街讲演的时候,

用三段论法推论出真理,引起了嫉妒和憎恨。”

编辑、排版/杨悦 审/姚涵之

网友评论

©Copyright 2010-2020 叶子文学 www.nmghyjy.cn
免责申明:叶子文学站内所有的数据,全部由网友、作者上传更新发布,叶子文学平台仅仅只能负责内容的健康程度,而无法断定内容是否存在侵犯贵方权益等行为,如有发现存在内容侵犯贵方权利等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会在1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谢谢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