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哦^.^

原始标题:在儿子眼中的沉从文:终身享有使用笔的自由

2021年1月1日晚上,享年83岁的沉虎初先生去世。

先生。沉虎cu是北京工商大学的退休教师,也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沉从文先生的次子。沉虎初从1980年开始收集和整理沉从文的作品。1997年退休后,他致力于"沉从文全集"编辑委员会的具体组织和联络工作,并负责信件的整理。

本文是记者吴飞在2002年"沉从文先生诞辰100周年"之际对沉虎cu先生的专访。吴飞在采访题词中说:

由于家族传统,沉氏家族的后代过着低调的生活十多年,甚至在"不说话"的前提下参加了许多与沉从文先生有关的事件。。这种做法拒绝先行,我们不得不花近一周的时间说服。最后,老人终于屈服了,可以说话,但是"简单点,说几句话"。时间也定为早上10点开始,他拒绝提前,这是他为"不多说话"设定的时间保证。

沉从文在儿子的眼中:

在他的一生中保持使用笔的自由

温|吴飞

来源|吴飞1227(ID:star_drift)

01

我以前不了解我的父亲

吴飞:我听说历史博物馆的老人李志坦说,由于那年学校放寒假,你跟着父亲到武门市荔波仓库工作。这个地方很尘土飞扬。沉先生用手帕把鼻子和嘴巴绑成两半。您说他像电影中的英雄杰西一样,但他不够帅气,也太虚弱。

沉虎初:1949年的寒假里,我只去过一次。他到武门的第一个冬天,我刚刚进入初中一年级。

吴飞:我小时候有这样的事情经验,现在编辑《沉从文全集》已经有22年了。看来您一生与父亲沉从文先生保持着密切联系。

沉虎初:不,联系不是很紧密。我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里读书。

吴飞:你们和您的哥哥都没有跟随沈先生来从事文物或文学创作。是因为您的天生兴趣,还是在见您父亲之后开展这项业务太难了?

沉虎初:我承认我没有兴趣,而不是首先考虑政治因素。但是那种因素在那里。

吴飞:我看过你死后写的信:"我不太了解他。没有人完全了解他。"

沉虎初:当然是。尤其是在1949年,在我们这样的历史环境下,对他的了解并不多。我们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我们都知道环境的压力,舆论的压力,北京大学创造的势头以及在家里收到的威胁性信。但是我们认为他的困扰是不合理的。整个社会都高兴地欢迎翻天覆地的变化。你的病怎么了你有精神病。精神疾病只是思考问题,对吗?

吴飞:沉先生采取了果断行动。他的儿子用剃须刀自杀的第一次尝试被制止了。是你吗?

沉虎初:我的兄弟。我要去学校了。

吴飞:老人史树清说刀口在脖子上,李志坦老师说刀口在左手腕上。

沉虎初:两者都有。我们无法感受到他的紧张和恐惧。他的精神障碍病程很长。缓解后,他似乎和正常人一样,每天要下班并下班,但其他人则认为他仍然不正常。他还知道其他人在这样谈论他,他已经习惯了其他看着他的人。后来,我看到了他的一些描述性著作。有人提到他在工作中有时会流眼泪。当其他人看到它时,他们会感到很不协调,所以我指责他。这是1950年和1951年解放初期的状态。我们不知道这些。

吴飞:您以后才能从他的来信和他留下的文字中了解?他没有说,是吗?

沉虎初:不要告诉我。他没有与家人交谈,也没有与社区交谈。他基本上从不反驳别人一生对他的批评。有些不是批评性的批评,他也没有反驳。不是说他没有反驳的能力。不是没有这种写作风格,他就不会花精力,也不会争论。

1972年,年轻的沉虎去丹江口看望他的父母

02

父亲有时我也不了解其他人。

吴飞:我读了一些信息后发现,不同的人对沉先生和他有不同的印象,尤其是在动荡的时期有些文章使人们感到更加荒凉,沮丧和不满意,李志坦老师甚至告诉我,有些作者集中了沉先生的全部表情。

沉虎cu:是的,我和我聊天。也有一些作者说过,从沉从文的角度来看,他内心有一些主观感受,一方面,他对此不满意,另一方面,他也用大量的文字来记录。为什么他的文物事业取得了一些进步;他还受到党的鼓励,许多人的帮助和支持,他获得了最好的机会。比别人好。吴飞:但是很多人认为他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说些什么。

沉虎初:不完全是。在不需要讲陈词滥调的场合,他也留下了这样的话。这确实是他的感受的一方面。另一个在博物馆里。他发现最困难的是领导。他认为需要领导才能来支持他,他没有得到,主要是因为他不了解自己的职业追求,以及他对什么职责有所不同的理解。但是他的理解可能更宽容。人们更加个性化。人们的处境不同,他们的关注和思想也不同。此时,沉从文不了解其他人。

吴飞:如果您能这么说,我感到很惊讶。,我也很感动。

沉虎初:的确如此。例如,他不喜欢的领导者可能有他的理由和理由。当一个领导批评林书豪和孔子时,你能不能把这当作中心任务?这时,您沉从文提出"我要助手为我画画"。助手在干部学校里,一两个人回来画大量的"批判林平岗"的画。服装重要还是那么重要?他必须与中央运动合作。当然,人们可以选择。

我想我的父亲,他一直关心着整个历史上的重要事情,有时他缺乏了解,所以他逐渐摆脱了这种主流观点。解放前后都有这种现象。他说他不了解政治。我认为他的理解有不同的角度。您不必感动,这是事实。

吴飞:我只是觉得您他的孩子们仍然可以看这样的事情……

沉虎初:当我编写完整的作品时,我觉得其中有些地方,而且存在着一种不平等的机会。他说的有机会被汇编成完整的著作,说其他人不好,但是其他人没有机会使用相同的单词,让同一位读者知道他当时为什么这样。例如,对于某位领导者,沉从文对当时所做的某些事情不满意,因此将其留在信中,然后写给第三方,说:"这位领导者一无所知",那么这位领导者什么都没有。机会来解释。机会不平等。

沉从文的家人季庆轩在颐和园。后排左起是沉从文和张兆和,前排左起是沉龙珠和沉虎初。摄于1947年

03

用笔在我的一生中保持自由

吴飞:读黄永玉的东西会觉得沉先生很开放有头脑,他特别能干一个自我平衡并且乐于助人的人。例如,他去干部学校写信给黄永玉:"这里到处都是莲花,太好了,如果你来..."

沉虎初:他仍然有一种在困难中幽默。这是他的性格。看看《乡行书鉴》,他写的信全都是"美丽的"。但是,这并不是说他对现实没有任何感觉。他从《象形三极》中可以看到,有些碎片表明当时的环境实际上是非常险恶的。他在北京被批评为"权利",去湘西时,人们认为他是共产党。

吴飞:沉先生的一生似乎都是一样的。在"文化大革命"的初期,他告诉史淑清:"台湾称我为反动文人,无聊的文人和共产党的同谋。叛乱分子说我是反共的老将。我在哪里?去吗?我怎么生活?"他似乎总是"处于边缘",被各方排斥,目前尚不清楚。

沉虎初:我认为这很清楚。因为他不参加某个小组。在许多重大的政治斗争中,对与错的判断通常非常简单。你不是我的,那么你就是在帮助敌人。您影响力越大,如果您不与我合作,那么您就是最应该被排除在外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保持独立的选择和独立的个性。

吴飞:所以沉先生实际上是用很大的力气来做一种坚持,对吧?

沉虎扬:他保持使用笔的自由。在写作时,他必须按照自己的想法,命令或法规来写作,但是他不能写作。

吴飞:黄永宇写下钱钟书所说的话:"别看温文尔雅的丛文。你可以强迫他尝试他不做的事情!"但是我有一个朋友,他说:"沉从文,我已经度过了一生。"

沉虎初:是的,那是对的。您的"论文征集"中有一个句子的选择非常正确……

吴飞:那句话"我不能被驯服"?

沉虎初:这就是他所说的"无法驯服的斑马"。它确实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当然,也可以说他能力不足,因为有些人会写东西。他缺乏这种能力,能力也很低,或者可以说是无用的。

吴飞:那你怎么理解?您是否同意"持久性"的说法?

沉虎初:我认为他坚持整个历史是正确的。当然这是他个人的选择。从他的角度来看,您会想到他,如果他不是这样,他会写什么?无疑很难想象。

1946,沉从文(第三排,右一),张兆和(第二排,右右),沉龙柱(前排,右右),沉虎初(前排,右右)及其家人在上海与亲友团聚

04

放弃文学是无法形容的不幸。

吴和悦股票网www.heyuegupiao.com飞:大多数人还记得沉先生。作为一名作家,他认为他将在1949年以后再也不会再写了。但是当我去采访李志坦老师时,他张开双臂,在我的书架上向我示意。他说:"看,从这里到这里,这几行都是关于服装研究的书。沉先生创造了现在有这么多人继承这项业务。"我特别感动。后来,我觉得沉先生做了文物。要说他是幸运还是不幸的人可能并不容易,但是这个国家必须是"幸运的"。

沉虎初:这取决于要看哪个角度。关于国家文学成就的总数,他没有参加,没有后来的贡献。单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总是感到遗憾。但是,当中国需要文化和博物馆行业的巨大发展时,他加入了这个团队,他总是说自己有很好的机会。我觉得他在文物界的地位与他相似文学中的立场有许多相似之处。

在文学中,他本人有句谚语:"我只是想成为站在前线的棋子。"他将"文学革命"视为一种使命:"使用钢笔五十年,尝试一下,您就可以达到标准。让我们留下一些东西。"他想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文学事业,但没有达到他认为令人满意的水平,由于社会变迁而退缩了,但就文物而言,实际上他的许多主张都没有提出来。在他从事博物馆工作多年之后,其中一些在他做文学作品时就已经以这种方式被看到,而且它们也非常先进。他对文物的兴趣已经存在并且深深扎在他的心中。

沉龙珠和沉胡的弟弟

05

接近文物是一个健康的选择

吴飞:沉先生的生活方式和学习方式已经给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影响力甚至影响了一些人一生的职业选择,您呢?我也很难获得这次面试机会。您不愿意接受采访星期三。听说"低调"一直是沉氏家族的家族传统。

沉虎初:因为他本人不愿公开,所以这就是他始终为人民服务的方式。1949年后,他离开了文学界。他本人说,我无权在文学中发言,以免在文学中产生巨大影响和流行。后来,所谓的"沉从文热",自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以来,他一直在降温直至死亡。在他的晚年,我们住在他的身边,非常了解他的态度。

这种态度不仅具有他的一贯性,而且具有我们在1949年以后开始讨论的精神问题的延续。在第二届文学代表大会上,毛主席接待了他,握着他的手,问他如何他年纪大了,说:"你还不够大,可以写几年小说了。"周总理还鼓励他再次写小说。他有很多机会可以离开历史博物馆,这是最强大的博物馆之一。但与此同时,书店给了他一个通知:"您的书已经过时并被烧毁。"台湾也禁止了他的书。

这种矛盾和强烈的信息立刻压在他身上。这时,他的病刚刚得到缓解,他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您可以想象这种情况,像他这样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知道一些文学史,找不到以这样的先例。他选择坚持他的小职员的职业并且继续做。1949年之后,许多作家在现场表演,他宁愿保持相对谦虚的位置,同时,他也有意识地减少了自己的社会存在。

他的选择在客观上是正确的。因为如果他写作,他的后果的确是……更不用说文学成就了,他肯定会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更大的影响。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后来,他本人发表了一般性讲话。他说,当他回首时,在1949年做出了健康的选择。/p>

/p>

单击文章末尾以阅读原始文本或购买原始文本

文化名人纪念讲座

先生。梁漱ming三十周年演讲|梁漱ming的文化思想|叶圣陶的孙女记得叶的情怀|先生刘仪正先生的纪念演讲|先生陈寅恪诞辰130周年|陈作霖诞辰一百周年诞辰讲座|作家张爱玲诞辰一百周年演讲钱穆先生逝世三十周年演讲阮玲玉诞辰30周年讲座上官云珠,周璇一百周年讲座|谭彦凯逝世九十周年演讲孙中山先生逝世95周年论坛|王阳明逝世490周年论坛

文化大师系列讲座

莫立峰:山的老大哥|周文忠:国际关系的新格局|周晓红:口述历史与人生历程|周晓红:费孝通江村调查与社会科学中国化兰江:消费者社会的秘密群学军与舒国志的对话|群学君与叶兆言的对话黄德海,李宏伟,王庆飞,王素欣,黄晓阳与五位作家对话孙中兴:什么是理想的爱情?杜春梅与郭海平的对话|成章灿:胡小石作为诗人和文学史家|顾Yue:我的旅途|黄莺莺:中国性,爱与感情|金光一:人类学与文化遗产周志文:地球上的孔子严小星:谈金庸周琦:越南的法国建筑魏定熙:北京大学与近代中国|胡义清:大数据与人类的未来生命科学与人类健康系列高峰论坛|毕淑敏读者会议|许鑫对话刘成|谢宇教授系列讲座|王思明:中国茶与世界|齐智对话苏鹏:关于写作甘曼堂:闽台庙会中的Nu舞张静:研究思维逻辑翟学伟:差异模式贡献,局限性和新发展英星:社会学的想象力和历史研究吴玉晓:为什么教育竞争在加剧?|李人渊:"最新的媒体和知识分子"叶坦读者会议|冯一彤:金陵美女的五要素与沃森,王学勤,周小红,徐康宁,范和平的对话|

城市文化与人文美学

东方人文美学深度研讨会(第一阶段)|东方人文美学深度研讨会(第二阶段)|大唐风景名胜,Wabi-Sabi之美:日本美术馆和博物馆之旅(第一阶段)|唐代国宝,千年景点:日本美术馆和博物馆之旅(第二阶段)|严振清遇见宫崎骏:日本美术馆和博物馆之旅(第三阶段)|最大的正面历史沧源和合流寺宝物展览:日本美术馆和博物馆之旅|世界博物馆梦回唐艺术珍品展|四首昆曲作品集:劳拉拉,山雯,孙云,陈维一|于德堂珍藏精品展上扬州的八怪"南京城市历史"系列人文步行活动|"葛芝南京"系列文化活动|文心雅韵:中国传统人文美学系列讲座|"文学写作与美丽城市"高峰论坛|中国画大师作品展|最早的微型城市文化论坛|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游(第一阶段:南京云都)|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游(第2阶段:明晓玲)|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步行(第三阶段:文化与旅游融合)|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步行(第四阶段:城市南部的古迹)|世界银行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探索之旅(第5阶段:神谷申s)|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探索之旅(第6阶段:青梁山到石镇)|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探访(第七阶段:从白马公园到明小玲)南京市文化步行之旅(第八阶段:从玄武门到台城)|南京城市文化步行(第九阶段:从金塑寺到大宝殿)|南京城市文化深入步行(第十:从孔子庙到科举博物馆)|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探究(第十篇:从乌玛杜到摩东)|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探索(第十二期:从狮子山到扬子饭店)|南京城市文化深度漫步(第十三期:从南朝石刻到栖霞寺)|从南京到世界:首届微型城市论坛昆曲歌舞剧院的花园版《镜与花》秋季栖霞文学日系列活动|

社会科学研讨会和特殊课程

社会心理学夏季班(2016)|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7)|社会心理学夏季课程(2018年)|社会科学经典理论和前沿方法夏季课程(2019年)|口述历史和集体记忆研讨会(2020年)|中国研究:历史观点和社会学想象力研讨会|中国社会学:本土化尝试走向主体性建设-纪念中国社会学重建四十周年学术研讨会|第一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18)|第二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19)|长三角论坛2019新年学术收藏|第三届长江三角洲社会学论坛(2020)|

新书共享会议|经典阅读课

"金陵刻经"|"生活的逻辑:中华民国城市知识分子的日常生活(1927-1937)"|"谢晨生口述"|"|"东科楼静边"|"旧影子和新解释小玲"|"光与真之旅"|"悲伤的力量"|"永不回国的人们"|"书籍"|"情感教育""|"一百年的孤独"|"面具和乌托邦"|《传奇唐人》|"了解媒体"

▼单击[阅读原文]购买书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

负责编辑:

网友评论

©Copyright 2010-2020 叶子文学 www.nmghyjy.cn
免责申明:叶子文学站内所有的数据,全部由网友、作者上传更新发布,叶子文学平台仅仅只能负责内容的健康程度,而无法断定内容是否存在侵犯贵方权益等行为,如有发现存在内容侵犯贵方权利等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会在1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谢谢谅解。